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色王国

不要憨言直语

 
 
 

日志

 
 

【转载】列维坦油画欣赏笔记  

2014-06-10 21:44:43|  分类: 列维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列维坦 —《白桦丛》

列维坦油画欣赏笔记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列维坦曾因积劳成疾,一度赴意大利、瑞士和法国考察和疗养,接触到法国正在兴起的印象主义外光画法,这对他的画风改变有一定的影响。 在这幅《白桦丛》中,列维坦尝试描绘阳光照在桦树林中的光感和空气感,具有鲜明的印象派画风。 
      俄罗斯幅原辽阔,从布良斯克到西伯利亚,从伏尔加河到贝加尔湖,广褒的山川上,宁静的河水旁,到处都有茂密的白桦林。白桦林是俄罗斯民族的象征,俄罗斯就是白桦林的国度。  

     白桦林是俄罗斯画家画笔聚焦的主题。极宜入画的白桦树总会给画家带来创作的激情和灵感。库因芝、格里查依、列维坦等人用娴熟的笔触画出“白桦树丛”、“微风掠过白桦树”、“远去的白桦树”、“金色的秋天”等各具风姿的白桦树名画。每一幅都犹如一首抒情的诗,一枝怒放的花。

      白桦林是俄罗斯诗人抒发感情的对象。“我爱白桦树落叶缤纷,我爱白桦树沙沙作响。我的俄罗斯啊,我爱你的白桦,从童年起我就同他们一起成长。”诗人鲁勃佐夫的这一诗句道出了所有俄罗斯人的心声。田原诗人叶塞宁书写的白桦林赞美诗词最多,他多侧面地描述了自己对白桦林的印象。在他看来,白桦是昂首挺立、威武不屈的士兵,“白色桦树站我窗下,披一身雪,好似银甲”;在他看来,白桦是俄罗斯美少女,有“绿色云鬓,少女般的胸脯”,“在女人当中难以找到这样秀挺的前胸”;在他看来,白桦是感情至深的爱妻,“我带着一身疲倦,从遥远陌生的地点回到了可爱的家园。白桦树啊,依然站立在水塘旁边,她穿着白色的裙子,垂着绿色的发辫”;在他看来,白桦是温暖舒适的家园,“多么温暖,多么舒适,像冬天的闲坐,围着火炉,那挺立的白桦树,像一根根巨大的蜡烛”;在他看来,白桦还是可爱的情侣,在忧伤的时候,“我搂着白桦树”,“我愿裸胸的白桦把身体互相紧紧偎依”。   

      白桦林是俄罗斯作家灵魂的栖身处。契可夫在他的小说中写到:“森林能使土地变得更美丽,能培养我们的美感,能陶冶我们的灵魂。”列夫?托尔斯泰长期居住在白桦林中。夏日的夜里,列翁看到“新月发出它沉静的光芒。池塘在闪耀。老桦树的茂密枝叶,一面在月光下显出银白色,另一面,它的黑影掩蔽着棘丛和大路。”他能感觉到“两棵老树互相轻触的声息,不可闻辨。”晚年时,他喜爱在细雨中到林中散步,总是“慈爱地伸手抚摸桦树湿润而光滑的树干”,轻声咏诵委婉的诗句或默默地私语。                                               

       不少民众对俄罗斯白桦林也是情有独钟,前苏联电影《这里黎明静悄悄》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一幅多么美丽多么浪漫的战斗画面啊!几个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为了捍卫祖国的尊严,他们与凶残的法西斯歹徒殊死搏斗,壮烈地牺牲在美丽寂静的白桦林中。

      也许是受到类似情景的启迪,我国歌手朴树创作并演唱了题为《白桦林》的歌曲,旋律深沉而和谐。歌词以平静的口吻讲述了白桦林中一个朴素凄婉的爱情故事:战火燃烧了,小伙子拿起枪走上战场,姑娘与白桦一起等着远方的恋人。战争毁灭了希望,埋葬了爱情。姑娘的朱颜逝去,白发苍苍,却依然站在白桦林的尽头,默默地守候着自己的爱情。

      静静的白桦林是有梦的地方,它默默地守护着俄罗斯人民的精神家园。

      列维坦的画笔下白桦是各种形态的:春天茂密草地中的白桦林、在洪水中浸泡的白桦树、初春被和煦阳光镀成金色的白桦……,都被他赋予了各种形态,好像他画的不是树,而是心爱的女人。他们因画白桦树而成名,白桦树寄托着他们无限的憧憬和向往。

 

附加欣赏:库因芝 —《阳光下的白桦》

 

      那一株株白桦树,美得活像一群穿着白色衣裙的俄罗斯少女,披着金色的夕阳,在如茵的草坪上优哉游哉地轻歌曼舞。

     《白桦林》,别出心裁的库因芝总喜欢表现格调清新、明暗对比强烈、光线刺目的画面。画家以纯净的色彩、明亮的色调、肯定的笔触使画面上充满了灿烂的阳光,洋溢着愉快、乐观和热情的气息。他精心设计的画面上,远景林木浓密处于背光阴影中,近景又是一片浓重的阴影,使初升起的日光集中照射画面中间部分。数棵粗细不等的白桦树干疏密相间、错落有致地组合在受光的草地上,极富音乐节奏感,就仿佛美人在绿茵芳草上翩翩起舞,丽姿招展,令观者心旷神怡。

 

列维坦—《在墓地的上空》

 

      《在墓地的上空》又名《在永恒的安宁之上》,犹如对柴科夫斯基《悲怆》的诠释,波浪不惊的河水在浓厚的乌云下缓缓地流着,河边的教堂和那些矮小的十字架着墨不多却让我们如此沉重而哀伤,冷峻的色调和阴郁的主题令人压抑而伤感。列维坦在创作这幅《在墓地的上空》时,是在不断的倾听贝多芬的《葬礼进行曲》中完成的,他的一位女学生回忆说,“当列维坦创作《墓地上空》的时候,坚持地要我为他弹奏贝多芬的曲子,特别是英雄交响曲及其中的葬礼进行曲。”在那个时候,列维坦仍未走出他的忧郁。

       这幅画中还隐存着深沉的“意境” :人的生死,被隐喻为草木,既缈小,也虚无,最多只得到一块十字架。只有伟大的自然,她才具有神奇、壮美的永恒力量。如奔流不息的雨后大水……虽然无尽的流水增加了惆怅的心情,但他的作品的格调是雄壮的,这幅画中,阴霭天的诗情画意表现得尤为有力。这幅画是在特维尔省乌多姆里湖畔完成的。

      山坡上那黛绿色的小白桦树被急剧的阵风吹弯了腰。白桦林间掩映着一座用圆木建造的破教堂。一条僻静的小河流向远方,绵绵细雨给草地染上一抹阴暗的色彩,云天如海,浩瀚无边。一团团晦暗、滞重的雨云低悬在大地上空,斜雨如麻,遮盖了整个空间。 在列维坦之前,没有任何一个画家能以如此凄凉而又磅礴的气势描绘出俄罗斯阴雨时刻坦荡无垠的远景。它是如此宁静、庄严,令人感到如此宏伟、肃穆。

这幅画他修改过几次,对比第一、二次原始稿 ,最大的改动是天空画法并不一样,对天空和陆地进行了一次改动,把“小岛” 和天、水拉开距离,加强了“水” 的力度和张力,从而使画面产生了巨大的“量” 到“质” 的变化,使整个画面气象恢宏。“洪水” 的汹涌,有一股无尽的力量正在奔流着,“小岛” 显得更加孤单,而那小房子和十字坟地更显得凄凉。

      他在时间、空间、色彩的处理手法上,也有力证明列维坦深厚的艺术功底和对大自然深刻的理解。光是天空的描写就足已令人赞赏不止,翻动的云朵。瞬息万变,自然的微妙变化,被大艺术家的手笔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幅画中表现的是雨后初晴的大自然景色,大地刚被狂风暴雨冲刷过,风还在刮着,树儿还在摇动着,发黄的江水滔滔,汹涌澎湃。

      列维坦的画从来不复杂,有时似乎只是漫不经心的寥寥数笔。难得的是,他善于在作品中传情达意,把自己的情感融入画作。贫穷、孤独以及所受的民族歧视使他内心积聚着忧郁和愤懑,因此在他作品中体现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忧郁情绪,暮色及阴暗、荒凉的景色常是他选择的题材。 

    《墓地上空 》又译《在永恒的安宁之上》
  【创作年代】1894年
  【类别】画布油画
  【规格】 150×206厘米
  【材质】 画布 油彩
  【存藏处】莫斯科 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附上

  契诃夫在《草原》中说:“当久久地目不转睛地看着深邃的苍穹,不知何故思想和心灵就感到孤独,开始感到自己是绝望的孤独,一切认为过去是亲近的,现在却变得无穷的遥远和没有价值。天上的星星,几千年来注视著人间;无边无际的苍穹与烟云,淡漠地对待人的短促的生命;当你单独和它们相对而视并努力去思索它们的意义时,它们就会以沉默重压你的心灵;在坟墓中等待著我们每一个人的孤独之感便来到了心头。生命的实质似乎是绝望与惊骇。”

 

列维坦——《春洪》

 

      在莫斯科的沙龙里,贵族的闲聊中夹杂着法语和英语,广袤的大地间,农民们在生存线上挣扎。传统维系着这个巨大国度的统治,而传统滋生在蜿蜒的伏尔加河两岸,森林和沼泽间,湖泊与平原,小镇的集市和酒馆里,农家的婚宴和丧礼中。每行每业的生计都很艰难,皮肉和心灵都受着苦,可是另一方面,人们又从身畔的自然之美中得到慰藉。这样反复的煎熬与滋养中,苦难与美好都逐渐被理解成一种神秘而温柔。只有俄罗斯人自己能够领会的宿命,它不可捉摸,难以描绘,于是被概括为:俄罗斯的心灵。

       试图呈现“俄罗斯的心灵”的,是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文学中的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果戈里,音乐领域里的穆索尔斯基、鲍罗亭,绘画领域里的克拉姆斯科伊,萨夫拉索夫,佩罗夫,列宾……他们以各自的才能 和野心为俄罗斯造像,却都交织着愤怒,忧伤,希望,眷恋,疑惑,这些既百折千回又朴素坦荡的感情,也许就构成了俄国文艺中那种丰富而单纯、强烈而雍容的诗意。固态的油画颜料比较适于表现出体积感,速度感和暧昧感,可是列维坦的油画里偏偏有种水彩画的透明纯净。

      没有见过他的原作,不知道近看笔触如何。如果只是从图片上看,一幅《春洪》中,纳入了大地解冻,水面新妆,万物苏醒的种种细节,又把它们归入和谐又明朗的秩序与节奏。套句俄罗斯式的比喻,这个人的眼睛,手指和心灵都象宝石那么珍贵呢。

 

列维坦——《三月》

      英国诗人雪莱有诗为证:“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只要心中充满着希望,幸运女神就会光顾。

      短篇小说之王契诃夫(也是列维坦最好的朋友,死后他们共同葬在隔壁)《草原》中的一段话:“当久久地目不转睛地看着深邃的苍穹,不知何故思想和心灵就感到孤独,开始感到自己是绝望的孤独,一切认为过去是亲近的,现在却变得无穷的遥远和没有价值。天上的星星,几千年来注视着人间;无边无际的苍穹与烟云,淡漠地对待人的短促的生命;当你单独和它们相对而视并努力去思索它们的意义时,它们就会以沉默重压你的心灵;在坟墓中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孤独之感便来到了心头。生命的实质似乎是绝望与惊骇。”这种深沉的哀愁诠释了列维坦画中的意境!

 

     欣赏列维坦风景画的过程,也是我被感动的过程,我以为:能够被感动,那是心中还存有善良、存有敏感。感动的本质和核心就是善!如果缺少或缺失内心的善,感动就无从谈起,就必然使我们的感动和我们的泪水,像随风飘荡中的蒲公英渐渐地离我们远去。

      让我们变得敏感起来,让我们在感动别人的同时,也被别人所感动。

 

列维坦 ——《索科尔尼克的秋日》

       名画《索科尔尼克的秋日》是列维坦的处女作。画面上重现了灰暗的金色秋日,这秋景如同当时俄罗斯的生活、如同列维坦本人的生活那样凄凉、惨淡,它从画面上发出一股微微的余温,牵动着每个观众的愁肠。一位身穿黑衣的年青女郎——正是那个陌生女子,踩着一堆堆落叶,走在索科尔尼克的小路上。她的歌声列维坦终生难忘:“我的歌声你听起来情意绵绵,却又使你痛苦不堪……”她独自一人置身于这片秋林之中,而这种孤独又使她的周围充满了沉思与惆怅。
     《索科尔尼克的秋日》是列维坦的唯一一幅画有人物的风景画,这正是那张尼古拉·契诃夫所描写过的作品。从此以后,在他的画面上再也没出现过任何人物,取而代之的只有树林、牧场、雾霭中的春风和俄罗斯的破旧小木房。这些小屋都默默无声、孤零凄凉,它们就象当时沉默无言、孤寂冷清的沦落人一样。

      这幅画是灰调子,光和影子都是朦胧的,笼罩在淡淡的情绪里,更有一种触手可及的温度。高高的树梢上的风,摇摆的小树枝干,落叶与草尖上的风,在列维坦的画布上谱成了暮秋的冰凉。与同时代同在室外对景做画的巴比松画家们相比,他们画的是视觉的微妙,列维坦画的是心灵的微妙。

 

【画作名称】《索科尔尼克的秋日》

  【创作者】 列维坦 Levitan,Isaak Iliich (1860~1900)(俄国)

  【创作年代】约1882年

  【类别】画布油画

  【风格】现实主义

  【题材】风景

  【规格】不详

  【材质】 画布 油彩    【存藏处】不详

 

列维坦——《干草堆》,对莫奈的致敬

 

        莫奈与蒙克都与列维坦同时。莫奈比他大20岁,蒙克比他小三岁。虽然三人在气质上相差很远,莫奈沉静客观,蒙克狂热极端,列维坦则浪漫深沉,他们共同处是感受、观察和表现的天才,或者说是一种概括和提炼视觉因素上的直觉,这使他们都逐渐更多地采用抽象的笔触。列维坦给后人留下的现实主义画家的印象,恐怕是因为他的生命太短促了。他比莫奈整整少活了46年。 他在1895年以后的作品,在形上越来越简练,也许是欧游后的心得。

        也许《干草堆》是对莫奈的敬礼?然而列的干草堆是没有外光的,它更多的是一幅内心影象。黄昏,雾气在田野里白蛇一样溜过来了,你甚至能闻到潮湿的泥土与稻草的气味。再看看他的《夏天夜晚》,画的重点在影,而不是光。岩石上的影子是强烈的,篱笆的影子是静默的,云的影子在漂移。你看见黑暗是怎样漫步而来,与光明的易逝。这一阶段,他的诗意更浓烈,虽然还是隐在景物里,可是正欲喷薄而出。

 

附加: 莫奈的《干草堆》

 

 

列维坦——《金色的秋天》

 

       著名的《金色的秋天》创作于1895年,画面充满了阳光,湛蓝的天空,仿佛活生生会呼吸似的,天空漂浮着灰白色的云,阳光穿过云朵照耀在同样蓝得发亮的小溪上,田野正在又绿变黄,树叶已全部变成金黄色,清晰可见的笔触宣泄着画家心中涌现的激情。

       列维坦在19世纪90年代中期画了一些抒情性作品,在杰作《金色的秋天》中,画家运用潇洒稳健的笔触和色块,高度概括地描绘了俄罗斯金黄色秋天的自然景象。这幅画是一首秋天的颂歌。秋高气爽,令观者心旷神怡。

        俄罗斯的诗人、作家和画家总以秋天、秋景为主题,创作了许多极其优美动人的诗篇、书籍和画卷。 列维坦也和普希金、丘切夫,以及其他人一样期待着秋天,把它当作一年四季中最珍贵、最短暂的时刻。 秋天消除了树林、田野和整个大自然中的浓郁色调,秋雨又将大地上的绿意冲洗一净。小树林稀疏、透光。夏天的浓郁色调变成了淡谈的金黄、紫红和银白色。不仅是大地之色,就连空气本身也有所变化,它变得更加明净、凉爽,比夏天更为深邃了。恰如伟大的文学家、画家一样,他们在青春时期爱用那艳丽的色彩和华美的语言,一到成年就变得更为严谨而气度轩昂了。

  

列维坦 ——《弗拉基米尔卡路》


        第一次看到这幅油画,就让我记住了它,想去了解它。弗拉基米尔卡路,一条著名的具有悲剧色彩的道路,它通向沙皇流放犯人的西伯利亚——沙俄帝国的第一大“监狱”,一个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据说,在这幅画展出时,不少看画的知识分子不禁潸然泪下。在这条路上,有过多少志士仁人,为了明天的美好社会,在镣烤声里和风沙尘中走向茫茫的西伯利亚。

         弗拉基米尔卡路,一条向西伯利亚发配流犯的必经之路。阿·托尔斯泰曾这样描写流犯们走在这条充军路上的情景

    草原上夕阳西沉,
    远处的羽茅草金光如焚,
    囚徒的脚镣,
    扬起了道路的灰尘……


        一次列维坦带着学生在西伯利亚写生,发现有一条被废弃的道路,还残存着路标,他问一位学生这是什么路,学生告诉他这是一条通往西伯利亚流放地的古道。列维坦站在路上,脑海中即刻浮现出一队队被沙皇士兵押送的流放者,听到革命者低沉的呼号和叮当的镣铐声,他陷入深深的思绪之中……他收集了大量素材,创作了这幅《弗拉基米尔卡》--流放者之路。画家在这极单纯的艺术形象中,对苦难的俄罗斯革命者寄予了无限的同情。

        一条凄苦的、蜿蜒曲折的路伸向远方,原野荒凉萧索,黯淡的天空,低飞的雨云,一个独行的老妪,她的脚下,一个带檐的十字架静静兀立着。这里埋着流放者的骸骨。厚重的云层中泄下一缕阳光,照着成熟的麦地。

         画面上,压得很低的视平线使画面显得辽阔深远,远方被阴云所笼罩,遗弃的路标,荒凉的原野、墓碑,增加了悲凉气氛,它形象地告诉人们这是一条布满苦难、鲜血和眼泪的道路。不过,画家并没有把地平线的远方完全画成暗无天日的样子,相反,天空的蓝色和一块块浮动的云彩似乎孕育着变化的生机,无言透露着一种希望的征兆。

       这是希望之光,是十九世纪苦难俄罗斯的缩影。  这种情景令人想起诗人普希金《致西伯利亚的囚徒》中的句子:


灾难的忠实的姐妹——希望,

正在阴暗的地底潜藏,

她会唤起你们的勇气和欢乐,

大家期望的时辰不久将会像光一样来临。

 

画作名称:——《弗拉基米尔卡路》或称《流放者之路》

作者: 列维坦 (Исаак Ильич Левитан, 1860年8月30日 -– 1900年7月22日,俄国)

(英语:Levitan,Isaak Iliich )
创作年代: 1892年
风格: 现实主义
题材: 风景
规格:  79 x 123cm
质地: 布面油画

收藏地: 莫斯科 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列维坦——《俄罗斯的湖》

         这是列维坦的绝笔之作——《俄罗斯的湖》,是他39岁那年所画,是他最成熟的一幅风景油画之一,可惜,这是一件永远未能完成之作。

        苏俄的许多高手诗人、画家都敢于以一首抒情诗,或一幅画来概写他们生活其中并所理解的祖国。如诗人日古林、勃洛古勃等。据说画是根据普希金的诗句:“暴风雨过后的最后一片乌云”而作的。画的色彩异常鲜亮,水晶一样幽蓝的天空中飘荡着几朵白云。天空被吹去了多余的水分,澄明晴朗,仿佛在述说画家对于生命的一种最高的理解。在这金色和蓝色组成的响亮而明快的大色调中,你的情绪亢奋着。

        画辉煌壮丽,生动地勾勒出俄罗斯那永远不朽的风貌:傍晚的落晖、湖泊,远方对岸教堂映照水中尖顶,天空中布满了高纬度国家接近北冰洋一带才特有的蓝颜色,还有云朵,飘涌翻卷,那是诗人心中祖国的洁白之物呀,是无价的! 近处是一泓幽寂的湖水,安详地托着蓝天、流云。湖岸上输干了水分的芦苇点亮秋天的主题,金色而柔和的大调子一直铺向远方。白云淡淡的影子下隐约着一线遥远而宁静的农舍和草垛,整个画面都回荡在一种音乐的旋律之中,  有评论家把他比作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它以壮阔的诗意,召唤起画家所有为之着迷的主题:辽远的水域与土地,云与风的游动,阴影流过新犁开的春 天的土地,远方城镇的轮廓,依稀可见白色教堂的尖顶,这是在所有晴朗的春天下午的中部俄国,人只是这自然的很小的,很珍贵的一部分。

       《湖》 的同一主题,他画了好多次,最后一张定稿是1899-1900年完成的《俄罗斯湖》 (149x208cm现存圣?彼得堡博物馆)从初稿到定稿,他也花了两年时间。列维坦曾到过意大利,三次到巴黎。(1890年、1894 年、1899年)所以相信,他也见过不少欧洲优秀画家的作品和印象派画家的作品。他的那个时代也是欧洲画坛兴起印象主义的年代,列维坦的画风和他们十分接近,无疑他接受了许多印象派的东西,他的许多画都是深刻理解自然以后的创造,许多“习作” 都是经过长期深入现场观察和写生的。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巴黎的印象派画家都是在“现场完成” 作品的,而列维坦的作品是“两边跑” 的结果。他往往应用嫁接、取舍、重组、等等的手法,不断发现自然的神奇和壮丽之处,经过千思万虑,最后才表达在画面上。

       他对学生说:“我们表现的是自然的综合面貌,画家的目的即在于此。肖像画家不画牙痛的诗人或将军,虽然诗人或将军有时会牙痛。”可见他是非常重视艺术的主题思想和典型性的。如果,早期的印象派画家的作品有“习作味” 的嫌疑和责难,那么看过列维坦最后完成的定稿,不能不承认他的作品比“眼前的自然更真实 ” ,比“眼前自然更有力量 ” 。这就是艺术的魅力了。有时,艺术美比自然更美,看来这句话不无道理。因为真正的艺术是心灵的产物。凡是看过他作品的人,既使是印刷品,人们总忘不了他的深沉的意境。有人说他的风景画有“伤感和忧郁”的情调,有的人说他的风景画有“俄罗斯的情怀” 。无疑他的画整整影响了三代中国人。

       至到今天,我还时时怀念他的作品,不时要翻阅他的作品,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甜美的精神粮食。《俄罗斯湖》整个画面给人一种明快的清新和愉悦。凝视这幅画的时候,潜藏与我内心深处的那份温柔的诗意一瞬间找到了感应,灵魂的音乐开始高高低低地一唱一和了,在内心轻轻地荡来一圈且清且亮的涟漪……且让我们在这温柔而静谧的秋天的湖畔躺下来做一个梦吧,永远不要醒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